飞鸟鸣枝

稍微安静一点。

【安雷】湖神的继承/1.5 转场-关于治疗这件事

•养成要素注意

前篇01

•间接提到凯莉,一句暗示柠凯

•祝食用愉快

  潮湿又黏重。水面的浅浅流光无力涉足几丈水下,很快消失殆尽。

  安迷修向来只忆起黑暗笼罩的时间过长,长到人似乎在这片区域里纹丝不动,拂过脸颊的流水逐渐冰冷,仿佛仅有他一人独醒的冬夜。

  无止境的坠落。

  直到黑暗尽头,一丝微光萌芽般生长起来,湖底逐渐织出一条脆弱的光道,尽头通向一扇再平常不过的门扉。

  雷狮不耐烦地把一头牵着新任后继者的绳索拉近,一手在门口蜡烛摇曳的火舌上扫过几下,待到门开,干净利落地将那缩成一团的生物扔进门。

  在思考湖底为何能点燃蜡烛之前,有屋子不是更奇怪吗?

  “咔嗒。”

  蜡烛熄灭。一切重回安静的深处,流水发出的梦呓在门板上扣响。

  屋内干燥的空气让安迷修浑噩的脑子重新运作起来,其中甚至混杂着实木地板的独特香味,再普通不过。

  雷狮打了响指,火星随噼啪的燃烧声跳动,室内渐渐温暖起来。

  等到确信温度差不多之后,他看向安迷修的位置,挑了挑眉毛。

  身为湖神的雷狮在自己的领地内穿梭自如,解下披风后完全能悠悠闲闲坐下,在壁炉旁享受酒精的乐趣。

  而刚被捡回来的人类崽子明显没有得到一点保护。在阴暗水中除了能呼吸外,该受的没少受,从头潮到脚,因为寒冷瑟瑟发抖。

  目前他正缩在雷狮最喜欢的那块厚重地毯上,浑身淌着水团成一个球。略微嫌长又不怎么驯服的棕发少见地贴在脸上,水滴下发间又重新落到能拧出水的外套上。不知是绳扣粗糙过头,还是雷狮牵得太粗暴,另一只手腕上也磨出红肿的痕迹。

  他抖得很厉害。

  雷狮确信现在绝对不是冷的。他对突然对这个生物感到困惑了,幼崽永远很能让人困惑的,人类并不因为智力除外。

“把手伸出来。”

  颤抖的左手。

  ...这是不是傻?

  他当然不会记性差到忘记右手的惨状远超于此。雷狮意识到应对这个幼崽需要耐心。

  “还有右手。”

  可惜湖神没耐心等孩子因恐惧而犹豫再三,他揪住兜帽,把安迷修侧了一边放在地毯上。

  “别乱动,不然接反了你就剩下十年都这么反着干活吧。”

  完成治疗的雷狮甚至把那只手腕稍微举起来欣赏作品似的看了一会儿,仍有些泥土和划痕留在右手小臂上,不过连接处应该已经没有问题了。

  “动一下。”他拿出命令的口吻。

  “......是。”孩子低声应者,嗓子里还有哭泣和恐惧留下的余音,随着话语飘出来。

  手腕灵活转动着,如同生来第一天那样完好。孩子的眼因为这份奇迹诧异地瞪大了,僵死的青绿重新活过来,稍微有了夏天草木生机勃勃的样子。

  “嗯,不错。”雷狮想起上次某个魔女打赌自己一辈子都用不来除了破坏以外的任何魔法,现在她大概要冒着生命危险去掀教堂圣女的头纱了。

   想到这个他就忍不住愉悦地笑起来。

  “......很厉害。”

  “用你说吗。”

  当年的安迷修再次惊异于这个恶鬼的笑容居然真的像壁画上见过的神一样。

  都说过了,安迷修是个无所畏惧的孩子,尤其擅长好了伤疤忘了痛,传闻中的记吃不记打。尽管他现在仍然裹着湿漉漉的外套,坐在恶鬼家的地毯上,却已经开始用手扯着地毯的毛边,眼睛不安分地四处观察起来。

  最终,他暂时在心里把雷狮划成安全。

  至少对于一个继任者,雷狮暂时安全。

  这是契约的规定内容,没有一个对象能使用上天赐予的强大力量,同时违背一份正式的契约。所以毁约这种事情,大多数时候只在人类间发生,对于他们而言,毁约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反正安迷修这么想,他伸出被水泡皱的手指。

  

  雷狮感到有什么潮湿的东西戳戳自己的手背,要不是一回头见到安迷修天真的大眼睛,差点以为是被溜进来的野生动物舔了一口。

  他看见这眼神有不好的预感,预感这小兔崽子提出的麻烦,比他湿漉漉的贵重地毯更难收拾。

  “我饿了。”

  那声音十足委屈巴巴,带着小孩子天生的软糯和刚刚的鼻音,显得尤为可怜。

  应验来得真快。

  

待续。

预计02是宅男湖神出门找食(?)

评论
热度(4)
©飞鸟鸣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