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鸣枝

稍微安静一点。

记个小片段

“我逃了。”

“那段时间每次深夜醒来,总是想到破冰崖。”

“破冰崖那鬼地方,又破又冷,大夫她还凶得世界第一。”

“反正住着就是手疼脚疼腰疼肩疼头疼哪儿哪儿都疼。”

“我觉得那里世界第一差,再也不想回去了。”

“可是我又那么难过。”

“你说,千丈高山该是有多冷啊。”

我却把大夫留在那里,让她独自一人,度过漫无止境的寒冬。

评论
热度(1)
©飞鸟鸣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