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史莱姆七灯

稍微安静一点。

浩瀚星河里的鱼

兴趣使然的烂俗故事。

——————————


  鱼周周告诉芝士球一件事,人要随性而为,或者是随心而为。芝士球没听清楚就是了,鱼周周说话很轻快,至少在芝士球的回忆里,她有柔软的声音,语气却一个一个音向上蹦跳。前一个尚未落地,后一个又高高地抛起弧线。偏偏总认为这样很帅气。

  虽然芝士球跟那种黏糊糊的芝士没有关系,不过至少鱼周周是条鱼了。

  “我有颗星星哦。”某个夜晚,鱼周周指着自己头顶这样说。鱼周周跟芝士球认识很久很久了,大概是在第3576天的夜晚吧,芝士球很健忘的。那天晚上的月亮很单薄,就像一抹浅浅的奶油痕迹没擦干净留下的污渍,于是星星全部要去工作了,天上闪闪发亮,胜过任何一道月光。

  月亮是甜甜的奶油,那星星呢?一定脆生生的吧。芝士球盯着浩瀚星河恍惚地想,她看见鱼周周靠近岸边,尾巴顺着摇曳,搅起的水纹把平整的水中星空折得七零八落,可她只盯着鱼周周红绡样的尾巴看。

  我变成鱼的话,应该会有街灯那样那样的橙黄色吧,就像已经开始自己酿酒的果子。芝士球也偶尔会这样想。

  光斑落在鱼周周上面,纯白的鳞片闪闪发光,比头顶的星光、清晨的露水还耀眼。鱼周周是条白色的鲤鱼,仅仅尾巴上一点红色,好像吸收了两倍早晨加上傍晚太阳的红,色泽鲜艳滚烫,但温度跟旋着薄荷的冰水一样,冷的。

  她下意识想说怎么可能有星星呢,你应该有的是白雪,是太阳。奇怪啊,阳春白雪。不对,典故错了,不是指这个。名家写出来叫不落窠臼,我写出来就是病句误用。但也没关系,她就是阳春白雪,初春最红最冷的太阳照在白雪上,打下一个喧宾夺主的注脚。即使如此,看久了以后,还有人感觉会被这抹红色烧伤。

  “不对,应该说,我想要的是颗星星。”鱼周周仿佛笑起来,打了个圈儿,那红色便围起来,围成一个太阳的形状,围成一个有点像芝士球的形状。不知道为什么,芝士球总觉得这时候她的尾巴肯定滚烫。

   她不要阳春白雪。

  “还不对,是那颗星星。我只想要那颗星星。”她抬起头,短暂跃出水面。再来一次,更高了,即将要变成龙的样子。

  “你看,就是那颗啊,那颗,他是那么独特。”

  那天晚上,星河浩瀚,那么多一模一样的星星,芝士球不明白是哪颗。

  直到她低下头看鱼周周,她马上找到了那颗星星,只有鱼周周能一眼看到。鱼周周在星星的大雨,星星的海洋里,隔着月光从天上到达地面的距离,一眼看到。

  没关系。芝士球想。

  我也能在一池子白色红尾的鲤鱼中间一眼发现鱼周周,她不喜欢被人遮住,喜欢绕着荷叶游动转圈,不会长久地停着,尾巴摇曳起来甩出的弧度很柔和,还老喜欢跳。她那么独特。

  芝士球忘记了,鱼周周不过也是一条普通的鲤鱼。世界上除了她,还有别的鲤鱼,它们都不喜欢被遮住,都喜欢绕荷叶,都喜欢游动。

  那鱼周周呢?

  没什么大不了的,反正世界上也没有第二个跟她认识3576天的芝士球。

  芝士球又忘记了。鲤鱼中间,喜欢跳来跳去,还遵守着希望变成龙这个老土愿望也许有很多,但绝不是鱼周周。

  芝士球也不记得,鱼周周以前很讨厌被逼着跳跃,她想要做一个能绕圈的鲤鱼,她一点都不想变成龙。

  因为变成龙就没时间见你了啊。鱼周周被问烦了以后,这样回答。然后芝士球如愿以偿地闭嘴了。

  芝士球的记性,真的非常非常差。

  从那天之后,鱼周周每天都在练习跳跃。芝士球不知道为什么,她跟着鱼周周练习,帮鱼周周找资料,跳跃的时机、力度、角度,最后她忍不住问了。

  因为我想飞上去给你们和他看看。

  鱼周周把他单独拎出来了。鱼周周没说那个他是谁,芝士球也不打算问,说了也只那样说了而已,芝士球觉得被自己讨厌的人越少越好。

  鱼周周很努力,芝士球把自己的份也放在鱼周周的身上了,希望她跳得能再高一点。

  当然,鱼周周没有成功。鱼周周不喜欢跳跃,从来没有跳跃的天赋,在这之前也没有认真跳跃过。她当然不可能成功地,她从龙门上摔下来,没有变成龙。鱼周周很伤心,因为那天是个群星璀璨的夜晚,芝士球看见她在冰冷的河水里一动不动,要沉下去一样。

  鲤鱼没有发出声音,静静地浸泡在河水里。

  但是芝士球说话了。

  你别哭了。你不是很喜欢绕荷叶吗?那当一条绕荷叶的鲤鱼也很不错啊。他不喜欢你也没关系的,我很喜欢你。你只是一条鲤鱼而已,不是所有鲤鱼都能变成龙的。说不定他也根本没在看你呢。

  可实际上芝士球什么也没说。她知道一旦鱼周周把自己沉下去,河水就会堵住她的耳朵,大概只能听到缓慢的水泡与河床里的泥沙而已。芝士球不知道,她是没办法下水的,冰冷的河水也只是从书上看来的,跳跃也只是听别的鲤鱼转述的,没有一样东西是她自己的,她的世界在岸上,而她只盯着河流看。

  所以她只好待在岸上,看鱼周周慢慢地悲伤下沉。

  然后鱼周周不出声地游走了。她看见那条殷红的尾巴仍然微微摇着,好像认输的旗子。芝士球突然想跳进水里,跟她一起游走。

  芝士球的腿脚还没动起来,鱼周周就不游了。

  水面上仍然映着璀璨的星河,而又一刻无比的近,能够看清轮廓。一颗擅离职守的星星,在离水面无比接近的河面上漂浮,散发着柔柔的光,鱼周周身上的鳞片也又开始闪闪发光了。

  星星真的变成了鱼周周的星星。鱼周周没有变成龙,仍然快快乐乐地做自己喜欢的绕荷叶,一到晚上仍然跟芝士球一起抬头看天上的或多或少的星星,区别是白天的时候,她真的有自己的星星了。

  芝士球觉得这样很快乐,她忘记自己盯着鱼周周尾巴看的日子了。星星的光辉照在鱼周周所有的鳞片上,仿佛她是落在地面的星星。

  芝士球没事做又重新回去看她的书了,在地面上也认识了有趣的人。芝士球的记忆力实际上很好,就算蒙着眼睛都能记住盖上钢笔壳子,哪些灯开了关了,地板上哪里有堆盒子哪里有转角,楼梯上有多少台阶。她以前记不住是因为,眼睛里脑子里都被红色烫伤了。

  时不时眼光还会抽空落在那片交相辉映的夜空与河面,那样美丽璀璨的景象,真是不想再看到了。

评论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