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史莱姆七灯

稍微安静一点。

【安雷】一支小夜曲(0)

*有回忆/梦境与现实的交替,为了标明回忆用粗体以示区分

1.姑且是复健,一千字写写试个水,欢迎捉虫

2.非大赛背景,意味不明的设定,有角色死亡,关于雷狮逃出来的时间设定可能有bug因为官爸也没讲的太清楚

3.推荐食用bgm是Mili的Outro

4.可能OOC,真的不会写雷狮啊救命!

5.其实安雷安无差,私心安雷

  “我做梦了。”在雷狮这样说之前,安迷修并没有意识到他沉浸在睡眠中。那个人靠着枕头坐直,好看的手微微扣拢一些,铺着白色桌布的床头柜上摆着蜡烛。这时候窗外的风雪已经消失无踪,有嫩绿的藤蔓在月光下沿着任何可攀的杆子向上,烛光充溢的小小室内竟然显得像个幻影。

  

  “我做梦了。”

    安迷修没有回应,动手把同样摆在柜子上的盘子收拾起来。室内只响起了器皿碰撞的清脆声响和着风雪猛烈击打窗户的声响。

  “梦见一只金丝雀。”主动开始谈话的人得不到回应,自己做了了结。

  “不问具体是什么吗?”他似乎被长久的沉默惹恼了。

  “我没这个兴趣。”这句话涌到喉咙口还是咽下去了,“...是什么?”

    有只关在华贵牢笼中的金丝雀,有一天终于振翅高飞,大概是诸如此类的、已经上演过千万次的平凡故事。

    雷狮不想告诉他,这是某人追逐自由的故事。

  “是个好故事。”听众如此敷衍道。

  “你品味也太差了,明明是个烂大街故事。”雷狮这样评价,嘴角眉梢却都是满意的样子。

  安迷修直到离开房间都没再和他说话,仍然只有未停的风雪敲打窗户与室内寂静互相映衬的旋律。

  安迷修在端着蜡烛走出去前最后看了一眼房间,昏黄的烛光下只有一团黑发,露出的脸颊不知道为什么显得很苍白。他人几乎整个埋进被子里,安静到之前的对话宛若幻觉。

  雷狮是不久前住进来的。更准确一些,是在一场风雪里被安迷修本着救助弱小的原则捡回来的。在雪地行走的时间过长已经导致短期失明。刚醒来时脾气相当地差,与其说暴躁不如说很不安定,像是被拔去爪子伤痕累累的狮子一样有点神经过敏,抵着墙角露出仅剩的獠牙。最后因为什么都看不见才安分下来,勉勉强强地换药吃东西。

  那家伙就算是只剩牙的狮子也很头疼啊,安迷修心疼地看了眼边沿坑坑洼洼、年岁久远的碗。好歹也算是熟到能够交换名字,互相交流的地步了。

  然而他突然觉得自己要再多说点话才对。

  因为这个人伤痕累累。

  因为这个人什么都看不到。

  因为这是久违的,来到这个小世界的人。

  

  “雷狮,雷狮....?”他低声地开口说话,不确定对方有没有睡着。

  “嗯?”没有。被呼唤的人稍微将脑袋往被子外挪了挪,发出闷闷的鼻音应答着。

  “......那真的是个好故事。”他不知为什么总觉得雷狮刚才露出的笑容里有种特殊的意味,张口说出了这句话。

  “什么?这个评价你刚刚说过一遍了。”

  “我是说你也是。”

   

   安迷修现在是知道的,那是某位少年,褪去了身后延展的血红斗篷,摘下了沉重皇冠的故事。

  

  

评论(1)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