勇者史莱姆七灯

稍微安静一点。

【安雷】白雪

【安雷】白雪

注意:
1.算是入教费。
2.如果有OOC的话我很抱歉,对性格把控方面没什么自信> <
3.推荐bgm是n-buna的白ゆき(给我拿打call)有歌词的引用,不如说就是跟着这首歌在写。【可能白雪和 正式内容没啥关系x】
4.没有问题的话,请往下吧。

  骑士不知自己身处何处。明明在狭小整洁的房间中,透过窗户能看到外面的蓝天 ,气温正处于由寒冷转为温暖的节点,一切都刚刚好合适,整个世界却仿佛空无一 人。
  桌上放了一张信纸。
  正面【请开始回忆。】
  反面【请喝下毒药。】
  阳光透过盛满水的玻璃杯,投下扭曲的光圈。安迷修没有理会那杯号称加了毒药的水。他开始回忆。

  应该是同样的软和的天气,在漫步的时候,从高处看到了偶然安静的某个人。
  
  ——那人有着黑檀木似的头发。当时安迷修认为自己一定是认错了,加紧脚步走 向了根本不知道在哪儿的目的地。
  黑发的人在长椅上闭着眼,脸上是仿佛入睡了一般的神态,头发柔顺地贴在颈后 ,枝叶间的阳光几乎把面目都模糊掉。不是张扬的,没有一点恶党的样子的那个人 ,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表情,结果是飞快地逃走了。
  不可思议。不可理喻。
  居然有一瞬间觉得那是在春日里即将消逝的白雪。
  从此处开始,事情乱套了。安迷修下了如此的判断,那么那个人的名字是?
  是?
  没有答案。得到的回应仅有杯中微微晃动的水纹。

  整个世界果然空无一人。安迷修出门后走在街道上,夕阳从街口的拐角处满溢出 来,静静地淌到脚下。
  他停下,从旁边的玻璃面上能够清楚地看到那双碧青的眼睛。曾经倒映在其中的 某个人,映在其中的是,黑发,雷电,还有那双眼睛,隔着距离也能够一眼捕捉到 的,灼灼的紫瞳。
  安迷修知道,那双眼睛的主人露出过很挑衅的笑容。做很多坏事,是个纯粹的恶 党,整天欺负弱小,觉得排名决定一切,喜欢喝酒,还和自己打过架。飞扬跋扈过 了头了。
  骑士皱起眉头。
  不过他还记得。记得那个人在睡梦中有脆弱的神情,早上头发没梳好时翘起的弧 线,还有那个。
  也是这样的夕阳下,指缝间皮肤相贴的灼烫感和心脏响起的轰鸣声,仅仅是看到 那双眼睛就为了他存在于此而心怀感激,时间停驻的话,夕阳,心跳声,那个人, 一切都无法结束,一切都结束在那一瞬间就可以了。转暖的空气,逐渐下沉的太阳 ,抽出来的手,一切都不要进行下去。
  ——请让白雪继续存在着。
  ——请说出那个人的名字。

  “雷...”发了一半的音卡在喉咙中间,只有干涩的尾声。
   天空茫然地俯视着独自站在道路中央的人。

   这个世界没有终结。安迷修最终顺着街道,顺着山间的石梯,爬到了视野的最 高点。很奇怪,即使入了夜,山顶也并不寒冷。当他撑着膝盖喘气儿的时候,也很快明白了刚刚在最山脚看到的山顶为什么显得残缺不全了。
  山顶上是一片蓝紫的花海,和天空的界限在最远处晦暗不明,导致这里像是和天际连接的一条通路。形如飞鸟的花朵更像是什么画的前景,由实体向远化作模糊的深浅色块。
  有谁盘坐在前方。那人心情很好似的,指节轻敲在一旁的花茎上,看见来人一分神也就一半故意地随手扯了下来,似笑非笑地向安迷修递出前一秒还好好在原位的那只小小飞鸟。
  安迷修站着不动,没打算接。
  那人反而更高兴了,直接投了过去,安迷修也到底还是接在手心里。
  “你在这儿做什么?”两个人几乎同时出了声。
  “这个世界到底怎么回事?你……”就是这个人,马上就想起来了,是……
  “别抢话,”雷狮终于站起来了,抖掉身上的草屑,胸前挂着的小瓶子随着动作摇晃,里面有一大半空间都被散发着淡淡光辉的液体占据了。“你可不该在这儿啊,最后的骑士。”
  “你又怎么回事,海盗头子。这个世界简直跟停止了一样。”连这个都想起来了,他的名字,很快,再等等……不会忘的。
  “这个世界终将结束。”又来了,那双眼睛的目光,带来的灼烧感。四目隔空相对就让人疼痛不已。
  为什么呢?
  “这是什么意……”
  “安迷修!”被打断了。
  “安迷修。”他凑近了。
  “安迷修,这个世界会结束的。”
  “安迷修,我是雷狮,是恶党,是海盗头子。”雷狮把声音压低,话语一出口仿佛消失了,只有三个字他念的无比清楚。
  “安迷修,你个傻子不会忘了吧?”
  对了,雷狮。
  他是雷狮。
 “雷狮。雷、狮——”不可能会忘的。这样想着,心和手指的尖端却不知为什么刺痛起来。
  “现在,最后的东西也齐了,让这个世界结束吧。”
  “开始回忆,或者喝掉毒药,只有一个选择。”
  “不对,等等……雷狮!”
  他已经打开那个装满的小玻璃瓶。
  那个是毒药。伸出手也许还来得及。
  雷狮却先一步一把拉上他。那是一个吻。
  安迷修只觉得有液体顺着唇齿的交叠传过来,舌尖上的味蕾大概是失控了,竟然同时感到甜和微苦的味道。不掺杂酒精,没有磕碰出的鲜血味道,就是雷狮的气息而已。
  只是安迷修和雷狮站在和天空融为一体的世界里接吻,十指相扣,和普通人一样。
  谁也没有继续加深,最简单的唇齿相依。
  雷狮最终后退一步,脸上是我那次偶然见到的,白雪将要消逝一样的笑容。
  “其实不这样也行,我就是一直想这样来一次而已。”
  “安迷修你那骑士道还是自己去完成吧,我不奉陪了。”
  “就当打了个平局吧。”
  “就跟你打个招呼,可能没办法再打下一场了。”
  “……再见,安迷修。”
  这片白雪最后染上红色。
 
  这个世界结束了。

  安迷修醒来时觉得浑身都在疼,疼到心脏都麻痹起来,浑身发冷,连呼吸都成为负担。
  他一转头,看见手心里的飞鸟已经不知道在哪里了。
  那双同样色彩的眼睛里,不会出现灼伤人的光芒了。
  白雪已经消逝了。
 时间不曾停驻。

————————————
感谢你看完了。并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
顺便一提雷狮说的清楚的那三个字,应该都能猜到吧是“安迷修”。
安迷修不会放弃骑士道,雷狮也不会放弃他的自由,所以这两个人就是这样(苦笑
出现的花是飞燕草,寓意是自由,很好看的w

评论(1)
热度(13)